丝瓜视频无限观看污app

> 千机殿

当凤仙珑提出要求时,远在天边的宁夜正在处理关于血葵子万苍生之事传出后引来的一大堆麻烦。

天元殿上,宁夜高坐中央主座旁的侧位上。

就在昨天,宁夜已正式通过任命,成为十二天罡之一。

这没什么,黑白神宫的规矩,只要是无垢,就自动晋升天罡之位。

相比之下,反倒是高坐天元殿之上更加耐人寻味。

天元殿乃是黑白神宫天元主峰大殿。

天元殿上有两个座位,一个是中央主座,这是掌教之位。

一个是侧座,这是大殿首之位,行代理之职。

所谓大殿首之名,即因此而来。

何生默身为掌教,处理的多为大事,许多时候神宫要务,都是由大殿首和黑白两殿殿主负责,要不怎么称大殿首是未来掌教呢?

此刻宁夜就坐在大殿首的位置上。

手握气球学生服美眉图片

当然,他还没有成为大殿首。

刚升天罡,便就职大殿首,于理不合,最重要过去这些年发生这么多事,虽然岳心禅把锅给背了,但是对宁夜的疑虑尚未尽去。

之所以让他坐在这里,实在是因为没人能解决当前的局面,除了宁夜,还真没人敢坐,愿意坐这个位置。

大殿之下,正坐着三批人。

左手正上方一名男子,黑髯赤面,长的好似关二爷一般。

这是红云老祖,昊天门七煞之一,也是无垢境的大能,不过现在在宁夜眼中,无垢境都不是事。

右手上方一人,头角峥嵘,身后链锯长尾,眼窝空洞,正是无目天妖。

无目天妖身后还坐了一人,却是个大肚弥勒般的汉子,满面堆笑。

此人是云海山人,原本是一个小门派的派主,却在不久前入了龙阳府。据说为了证明忠心,他亲手灭了自己门派上下。然而若与他交谈,必然总是“是是是”“好好好”,有个绰号,叫好好山人。

昊天门,太阴门,龙阳府,三派势力部来到,目的不问可知,自是为了血葵子和万苍生之事。

血葵子和万苍生当年得罪天下各派不少人,各门各派几乎都没错过。但真起麻烦的时候,首先找上来的就是盟友——敌对门派对此反而不在意了。

反正都是仇人,反正都是开战,多一个仇人少一个仇人也没那么要紧。

所以血葵子万苍生之事,真正需要交代的,就是联盟三派。

这刻无目天妖已率先道:“何掌教呢?为何他不见出来,却让个毛头小子来处事?”

宁夜笑道:“宁夜虽然修仙资历尚浅,但如今也已是神宫天罡,论地位,与老祖持平,老祖这么说,可于理不合啊。”

无目天妖哼了一声:“问题是能做决断吗?”

“那就得看是什么决断了。”

“当然是交出血葵子。这老狗当年杀了我师兄,黑白神宫竟然匿藏他,如此做法,可不算盟友之行啊。”

宁夜好整以暇的拿起茶杯,用茶盖装模作样的撇了几下沫,把逼装足。

当年都是他在殿下,别人在殿上,人家是坐着喝问,他最好的待遇也是站着听训,如今也算是一朝得志,虽然提醒自己莫要张狂,但这逼该装还得装。

一边悠然撇茶,一边随口道:“血葵子当年出身魔门,要说杀人,确实是杀了不少。后来他幡然醒悟,放下屠刀,各位又何必咄咄相逼?再说了,咱们修仙之人,谁手上还没造点杀孽呢?”

无目天妖哼道:“那也得看杀的是谁吧?血葵子杀孽太重,先后残杀我太阴门一百二十四名弟子,其中还包括我一位师叔,此仇不共戴天!”

“一百二十四名也算多?”宁夜不屑:“当年太阴门下血螈天妖,为修血煞,可是屠了一镇之民。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那镇子好像也是我墨洲地界的吧?”

无目天妖拍案而起:“枫叶镇那时候还不属于墨洲!”

“血葵子那时也不属于神宫。”宁夜回道。他冷笑:“对了,不管是血螈天妖,还有黑无常,白鬼,吴楚惊石剑……这些人,手里也都有过我墨洲人之血吧?好像还有不少黑白神宫之人的性命。”

各派虽是盟友,但门下行走世间,又嫣有不染血的道理?

真要算旧账,一个个其实都能找出茬来。

只不过血葵子的问题不在于杀过盟友的人,而在于他杀的太多,级别太高,过了底线便忍无可忍!

但底线这个东西,还不是人嘴两张皮,随怎么说?

毕竟各派谁也不会说:来,划条线,这个级别以下随便杀。

不可能的事,底线也因此而模糊,很多事就不好说了。

无目天妖愤怒,正要再言,宁夜又道:“不过这些都是很远的事了。反倒是有件事,很近!非常近!到是需要太阴门给我黑白神宫一个交代。”

无目天妖一怔,敏锐意识到不对。

果然宁夜已道:“当年本派监察堂主骆求真,突然遭遇袭击。本派掌教可是亲眼所见,出手者……罗明轩!”

妈的!

就知道是这样。

无目天妖心中气愤大骂。

骆求真之事,太阴门真的是自知理亏。

最关键的是,他们自己其实也不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唯一得到的消息就是,罗明轩竟然没有听从指令,亲自追杀骆求真,结果好像还没成功。骆求真死活迄今不明,反倒是罗明轩自己挂了。

至于辛小叶,不好意思,她的出现压根不为人所知,谁都不清楚辛小叶的存在,自然也无从查起。

所以这事别说在黑白神宫是悬案,就是在太阴门也是悬案。

只不过太阴门心里有鬼,东风关一事不能泄露,所以只能强行压下。

本来这事应该过去了,但现在宁夜却主动提起,无目天妖开始心中打鼓。

果然宁夜已道:“关于骆堂主之事,我一直心中有疑惑。正打算派人去东风关,好好查一下……”

他说这话时,在东风关三个字上格外咬得重一些。

听到这话,无目天妖心中又是一跳。

“不过嘛……”宁夜继续道:“其实,我是不希望查出什么的。毕竟这涉及到两派关系。其实呢,大家都是修仙中人,谁还没些需求了?有些事,睁只眼,闭只眼,对大家都好,天妖您说可是?”

无目天妖一时无言。

他突然有种感觉,就是宁夜好像已经知道了东风关的内幕。

也就是说,宁夜在暗示他,如果太阴门不再追求血葵子之事,那黑白神宫也就不在追究东风关之事?

想到这,无目天妖立刻平静下来。

他点点头,然后老脸盛开菊花:“呵呵,宁公子果然不愧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不仅修仙资质好,就是这心思也无人能及。说的对,其实都是过去的事,有些事,是不值得多追求的。”

“正是!”宁夜笑眯眯点头。

一想到自己竟然用东风关的事反过来威胁太阴门,宁夜自己都要笑开花了。

若是这老货知道东风关之事从头到尾出自自己的手笔……那表情定然更精彩。

不错,不错,哈哈,哈哈!

宁夜已在心中大笑三声。

——————————————

PS:存稿不多了,下个月恢复二更